2016年6月24日 星期五

互联网 站内搜索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宣汉文明网 > 文明创建

妈妈,您在北京还好吗

发表时间:2018-03-12 11:05:00 | 来源:

  四川文明网达州讯(宣汉县文明办)元旦期间,邻居全家团圆,羡慕之余,拿出妈妈去北京那天炒的榨菜肉末,做了碗面条,香味儿里飘出浓浓的母爱!我觉得首先应该感恩的就是父母。
  妈妈认为我是带得最艰难的一个孩子!我出生在文革期间,从医院抬着妈妈回家的时候,有人就喊,又打死了一个,姑姑气愤的回敬,瞎嚷嚷什么?是生了一个!
  满月以后,21岁的妈妈要去万福铁厂上班,幺姨同行带了我两个月,然后去桃花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。妈妈白天改锯,我就躺在木花里呼呼大睡,漫漫长夜只好点着煤油灯玩儿,妈妈边打盹儿边陪我。第二天早上,寝室的每个阿姨鼻子额头都熏得黑乎乎的!妈妈是右派子女,厂里开会都要接受批判,妈妈把我扔到地上,干爹成分好,才敢心疼的抱起我。一岁多点儿,我被送回老家交给外婆带。她老人家原是优秀的教师,正下放农场劳动,每天要割猪草,我就在胡豆地里渐渐的长大!妈妈从万福回来的时候,我已经晓得叫她"阿姨"了。
  六岁那年冬天,父母的婚姻走到尽头。那天飘着雪花,我冻得哇哇大哭,女法官抱着我劝和,妈妈觉得爸爸对我们母女不负责任,还是分道扬镳了。本来妈妈带着一岁多的妹妹,我一见到妈妈就抱着她腿,哭喊着妈妈呀,你不要我了。妈妈只好含泪把不谙世事的妹妹留给了爸爸,由姑姑带大。但是从上学到工作、成家妈妈都一直关爱着妹妹。
  外婆在世时告诉我,妈妈再婚的条件就是要求继父对我好。我果然遇到好父亲,他有个小我四岁的女儿,后来又添了弟弟,爸爸妈妈艰难的抚养我们姐弟仨。爸爸是农技干部,当时每月工资42.5元,妈妈断续做些零工,只够我们母子四人勉强糊口,爸爸多少年都在乡下打"干滚龙"。正当爸爸事业有成,我们姐妹参加工作,我有个三岁的儿子,弟弟也上了大学,爸爸却因公出了车祸!昏迷65天后永远离开了我们,只能在梦里见到和蔼可亲、德才兼备的父亲!
  从惊闻噩耗到爸爸出殡,妈妈昏迷过三次。相濡以沫20年啊,妈妈真是欲哭无泪,消瘦了,头发也白了,一下子苍老了。抚摸着外孙胖胖的脸蛋,妈妈才找到了活下去的动力。妈妈是坚强的,也是善良的。当有同事向妈妈建议,联合另一位失去丈夫的阿姨起诉司机李叔叔,让他负法律责任。妈妈却语出惊人:已经造成了两个家庭的不幸,何必再增加一个呢!李叔叔全家非常感谢妈妈!
  父母教会我做人的道理。成年以后,我工作家庭都经历过挫折。参工之初,和同事处不好关系时,爸妈就教育我,是你去适应环境,而不是环境适应你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越来越理解这是人生的积淀,并作为至理名言传给儿子。
  爸爸去世不久,我就下岗了。雪上加霜的日子,让我变得无所适从,怨声载道。看到个别同事走歪门邪道挣钱,也蠢蠢欲动。妈妈在经济上帮助我的同时,教育我遵纪守法,做个以诚信立身的人!为了生存,我摆过地摊,卖过种子,还在北京打过工,但一直牢记妈妈的教诲,越挫越坚强,越挫越乐观!
  七十岁的妈妈总是说,只要我们姊妹安居乐业,几个孙子健康成长,就是她最大的幸福。弟弟在北京经营着传媒公司,妈妈往返于北京宣汉之间。有时候我们太忙,总是她一个人在家和小狗狗作伴,却也自得其乐。
  妈妈,您在北京还好吗?今年很冷吧?雪天买菜特别注意安全,雾霾天少出门,实在出去记得带口罩!女儿此时的心情,恰如《诗经·邶风》里的一首诗《凯风》:凯风自南,吹彼棘心。棘心夭夭,母氏劬劳。凯风自南,吹彼棘薪。母氏圣善,我无令人。爰有寒泉,在浚之下。有子七人,母氏劳苦。睍睆黄鸟,载好其音。有子七人,莫慰母心。
  女儿真想是您贴身的小棉袄,时时刻刻关照着您!祈愿妈妈健康长寿!
  (作者:唐静)
责任编辑:李鹏

网站群
四川文明网联盟网站四川省主要宣传文化单位新闻网站友情链接